产品展示
联系人:李先生
服务热线:  400-028-7777
手机:18071287777
QQ:1150512333
地址:深圳市北京西路30号
中国要走出困境 只有走民主政治之路

 你诞生快五十岁了,你死去也快四十年了。你短暂的一生,把中国搅了个天翻地覆。你牺牲了这么长时间,至今阴魂不散,有人把你奉为神灵,顶礼膜拜。有人把你视为洪水猛兽,谈虎色变。
  
  我不是谈论文革最有资格的人,但却是长在那个年代的人。记得上小学时,突然有一大龄同学走上讲台,抢过老师的教鞭,宣布要停课闹革命,要组织红卫兵串联。在我们这山区小学,文革风吹来己是迟到的春天。加之年纪尚小,根本不懂什么文化,什么革命,只当是学习的一部份,跟着那些大龄高年级学生后面,当起了红卫兵的接替者_红小兵。接着红卫兵组织从学校蔓延到生产队,凡十几岁到五十岁之间的人,多数都参加了这派那派红卫兵组织。只有我父亲,无论哪派,概不理踩。那些组织头头们,都是毛头小伙,说不过,写不过,加之父亲唱过川剧,有人吹他舞台功夫了得,那些不识天高地厚的又怕打不过,只得作罢。接下来是大串联,因红卫兵派系林立,名称众多,各自为阵,为了纵横联合,就要游走四方,联合壮大。但土包子仍离不了故土,仍需要挣工分,仍继续挖月亮锄头,没办法串联的。农家子弟,虽参加了造反派,但终究老实本份,也少有出去串联的。只有那城市中的产业工人丶学生才有时间胆量去上蹿下跳。我们这儿虽是安遂古道,但早已荒废,却仍要设红卫兵串联接待站。一间古庙宇中铺下稻草,远比不上如今的星级宾馆,但比猪窝强一点。红卫兵虽在半夜走过两拨,却没有在此停下脚步。接下来是斗走资派,把生产队长丶大队长等,弄来戴上纸糊尖高帽,级别越高那帽子越高,形如一座移动尖塔,在地富反坏右的陪同下,游乡批斗。还有大鸣丶大放丶大辩论丶大字报附带小字报,无论民房校舍甚至厕所,处处都贴得满满的,且两三日一更新,没有了白纸用草纸,没有了糨糊用清水,至于说什么?无非照抄照转,从中央的刘少奇到生产队小队长,外加地富反坏右。再后来斗争升级,搞踢开党委闹革命,基层党政机关几乎瘫痪。走资派被称变色龙,地富反坏右是小爬虫,并形象地含稻草为龙须或虫须,当权派在前面走,小爬虫在后面爬。革命群众人手一本红宝书,红袖章加挂毛主席像章,高呼"打倒变色龙,气死小爬虫。"再后来是武斗,武斗的方向已转变,变为造反派的派系之斗,且动刀动枪,流血冲突时有发生。这样的混乱局面持续约到六八年底,那持掌乾坤的人一声令下:"要文斗,不要武斗。"要复课闹革命","要抓革命,促生产"。交枪的交枪,解散的解散。在军队支左帮助下,各地各级相应建立起革命委员会,实行党政一元化领导,结束了那国将不国的战乱,文革也就走入有秩序的斗争。至于以后的大运动中的小运动,基本上是按中央文革的步署进行的,并没有大规模的乱斗。
  
  文革的起因,据说是六六年,北大有个叫聶元子的学生写了一张大字报,毛泽东看了认为是一新生事物。再也可能是当时他的执政理念受到左右为难,以此启发他用基层人民起来,以攻破中央铁幕,所以才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说史无前例,大约是历朝历代,没有哪个朝代搞过发动黎民来反对本朝官吏。至于乱,毛主席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支持。只是他处理方式与历朝历代不同,他认为乱了敌人,煅练了群众。他没有按乱匪来处理这些革命群众,在他的最高指示下,革命群众很快自觉地结束了混乱。以后的一打三反丶批林批孔丶反击右倾翻案风等。基本上是按中央的领导进行的,没什么混乱。因此说十年浩劫,未免夸大其辞。
  
  文革中,除了阶级斗争之外,毛泽东还采取了许多政治措施,来巩固斗争成果。如破四旧立四新,即破除旧思想丶旧文化丶旧风俗丶旧习惯。旧思想当然直指封建专制思想,这一点无疑有益于社会进步,有益于人民民主,有益于公仆们树立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旧文化是反对封建文化专为统治者歌功颂德,为才子佳人赞美哀叹,为江湖侠客拍案叫绝。旧风俗是民间的封建迷信丶装神弄鬼丶烦琐礼议。旧习惯是人们的一些日常不良行为,如论资排辈,见面称呼,婚嫁论资丶穿衣戴帽丶吃喝拉撒等不良习气。立四新当然就是要有破有立了。在这之中,有些书被禁了,有些戏剧被禁了,有些庙宇被拆了,有些菩萨被枪毙了。今天看来这是破坏了文化,破坏了文物,败坏了民风民俗。其实,文化发展也是在不断的弃旧图新,中国文化底蕴丰厚,流派众多,但许多确已成为社会发展的绊脚石。如那占统治地位的儒家文化,其主要精髄都是束缚人们思想行为的桎梏,与当今的民主潮流大相径庭。现在我们的精英重新将其推上文化宝座,并将其向海外推广,结果人民多不买账,在国外也遭到痛批。关于毁佛,在中国历史上也不是第-次。佛教发源于印度,但印度现在并不流行,为什么呢?这大概与佛教教义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的原因有关。中国为什么要去取经来并流行作为一种国教呢?这与佛教以虚无缥缈的苦修成正的麻痹作用,封建统治者正好拿来作统治御用工具有关。佛教在中国能生根开花,与本土的儒道很好的无缝连接,其原因就是它们有共同点。佛讲因果报应,今生之苦是上世作了罪孽,受苦当然。今生之苦,可以经过苦苦修行,死后极乐,下世不再受苦。道教是顺其自然,淡泊名利,天命所归,无为而治。后来又有访道求仙,凿石炼丹的修道方式,让人们沉醉其中,毫不关心现实生活。儒教其实不算一种教,是一种文化思想,但它依然讲等级森严,各自要安贫乐道,安份守己。它们的共同点就是不赞成造反,不与人特别是官府争斗,有利于统治者安定民心。至于说破坏文物,无非打了几个泥石菩萨。中国雕塑,有驰名中外的秦兵马佣,有敦煌莫高窟等,文革中对有价值的文物并未破坏,且毛泽东也算是文人,其对历史文化的研究,恐怕现在的专家精英无人企及,所以有价值的都得到了保护,至于民间的滥造乱塑的糟粕,文物价值有多大呢?如今破坏的文物与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到处掘墓抄古,拆毁长城,文物景观丶自然景观在城市化建设中被吞没。或稍有一点赏心悦目之处,就被围起来搜刮钱财。现在,封建迷信盛行,民间不用说,官员们看相算命不是什么秘密。就连新建衙门,也要请阴阳道士看风水,官员的办公桌也要用罗盘打朝向,如有问题,宁可歪着安,不可正着座。入住时间不祥,宁可在宾馆内三五几月等候良辰吉日,不敢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国人不齿,外国佬更是笑掉大牙。现在的公仆,自诩是人民的父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现在的百姓,要办点事,依然要下跪哀告,依然要送钱财。
  
  干部进五七干校,毛是想经过干校的轮训教育和工农打成一片,从思想上增强为人民服务意识,从感情上増近与人民亲密。干校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党校,即使在农村的干校,也比农舍强多了。干部参加生产劳动,也远没有工农的强度大,只是体会而已。后来被人称为蹲牛棚,如果这也叫蹲牛棚,那农民岂不是终身住狗窝?现在的干部,当然不会去蹲牛棚,坐的是宫殿龙椅,住的是总统别墅,出行是豪车包机,陪的是亮丽女秘,赌的是一掷万金,嫖的是晚辈嫩女,在外枪炮开道,在内妻妾成群。就是进党校,也是疗养式学习,谁想蹲那牛棚,是非人道折磨,所以都十分害怕。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毛已远观到城乡差别以及将来出现城乡矛盾。让城市青年到农村锻炼,从下一代的思想意识中消除工农差别和城乡差别,大方向无疑是好的,至于从中出了些问题,可说是枝末细节。如个别知青闹事,归根结底还是城乡差别意识还没有真正解决。过去下乡知青,经过这一锻炼,现在多数事业有成,不象七零八零后,只知坐享其成,毫不知生活艰辛。现在城市中,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他们自己怕苦怕累怕赃,农民进城务工给他们服务,往往还要遭受白眼污辱。深圳甚至提出要驱赶盲流,认为农民工是不安定因素,城乡矛盾日益激化。
  
  知识份子到工厂农村参加劳动生产,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这与干部进五七干校意义是一样的。毛认为知识份子和工人农民一样,都是社会的一员,没有什么特权可讲。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只是社会分工不同,劳动贡献没有什么大小,所以分配也不应讲什么特殊。事实上,我国的什么专家教授,都是国家出钱培养,科研经费设备等,都由国家包揽。他们的学业成果和科研成果自己并未付出多大成本,因此不应有成本回收问题。现在有些专家学者,研究出了点成果,经体力劳动者实现了点效益,就认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应当高人一等,所产生的社会财富全应由他个人所有。还有许多专家,研究搞歪门邪道,专干坑蒙拐骗之事。试想,若让那专家教授独自去把科验成果转变成财富,可以说就袁隆平也挣不到几个亿。
  
  现在一提到文革,就说是社会倒退,经济到了崩溃边沿。其实不然,文革中,出了许多科研成果,如卫星上天,氢弹爆炸,国产飞机,万吨巨轮等。许多工业企业建立起来,钢铁石油能自给自足。而现在,技术靠买,零件靠买,一艘破航母也是买来的。经济方面,国家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物价稳定,存款绝对不会缩水。而现在物价飞涨,说是总值翻了多少番,物价翻的还多了好几番。国家虽然向外放债,但对内又大量向人民借债。放债收不回来,借债以超量发行纸钞来稀释抵销,致使人民买债等于白给,存款等于烧钱。
  
  农业兴修水利,大小水库星罗棋布,都是农民出工带粮,没向国家要过钱。粮食生产自给自足。而现在,尽管用转基因作物来充填肚皮,也还得大量进口高价粮食。农民自己修的水库,浇地也要收水钱。也许有人说那时需求量少,物资馈乏,什么都要凭票。但想想,从解放时的一穷二白到文革不过一二十年,发家致富是有过程的。我们现在生活与远古有天壤之别,总不能说三皇五帝都是窝囊废。再有凭票并非完全因物资少,而是为了公平分配。至于余缺好恶,由各自去调整。因此,山珍海味虽然少,人人都能尝味道。改革开放已三十多年,且许多还吃的毛时代老本,难道不应该多一点吗?
  
  国防方面,珍宝岛反击战丶西沙反击战,抗美援越老柬,都打得两个超级大国狼狈不堪。就远在曾母暗沙,也有高脚屋哨所,周边之蕃绝无南海妄想。瞧我们现在,我们国土任由超级大国宰割,资源任由小国抢夺,最多哀号似地喊两声痛,军队龟缩于安乐窝中。
  
  外交方面,不但打进了联合国,而且让老美这样的世界霸主也主动上门握手言和,众多第三世界国家纷纷来朝取经。现在,外国航母在四海游弋,经贸出口四面碰壁,昔日的朋友远离而去,甚至反目成仇。跟在老美屁股后面,时不时被踢的鼻青脸肿。
  
  医疗卫生事业遍布城乡,每个大队有赤脚医生,走乡串户上门看病,虽没什么现代化检查设备,但一般常见病十拿九稳,药到病除,且价格不贵,医生绝无吃拿卡要。每个生产队有卫生员,处理一般的虫蛇咬伤和劳动小伤。农村还有义务接生员,负责妇幼保健和接生分娩。而现在,看病难,费用高,常见病能通过望闻问切就可确诊的,非要查血透视打CT。而且时不时买吃了有毒有害食物,钱还得自己掏。
  
  教育方面,虽受到了一定冲击,虽无系统的教材和考试制度,但注重基础和实用教育。升学虽然过推荐,但好的占绝大多数。应试教育初始,张铁生为抵制交了白卷,一时被批的一塌糊涂,后来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再也无人说三道四。现在应试教育,千万学子同台拼,胜利者拿上文凭坐享清福,有些什么事也不干,什么事也不会干。失败者情绪一落千丈,前途断送,因你无论多么努力干实事,没那劳士子,永远当不了官评不上职称,那怕你干的相同之事或还干的比他们好,待遇始终低人一等或几等。有些文不能文,武不能武,自甘堕落甚至走向极端。就现在轰轰烈烈的各种职业技术教育,多以收钱为目的,师不尽职,校风败坏,有的明里暗里容忍甚至组织女生卖淫。大学里,都实行机器人式的教育,理科死记硬背前人成果,文科则按预设程序打字发音,少有创新的钻研思维。且学好学坏一个样,文凭照拿不误。只要得到这块敲门砖,到了社会找职业,全凭关系走后门。
  
  文学艺术方面,一扫旧文化之陈腐风气,新的诗歌丶小说丶歌曲,催人奋进,戏曲一改老套之风,现代样板戏丶现代舞剧令人耳目一新,让群众看后亲切。现在这些被打入冷宫,戏剧依然是-层不变的帝王将相丶才子佳人的千古传奇,诗歌小说歌曲影视,无非是为改革开放歌功颂德,或为成功人士演义坑蒙拐骗和荒诞离奇,或诉说俊男俏女的恩爱情仇和荒淫无耻,要不然只有没有任何思想内容的啍哼哈哈。
  
  在治贪方面,毛泽东说:"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在文革之前处理刘丶张中,已有前车之鉴。况文革中,人民的觉悟非常高,且有很大的发言权,贪腐几乎逃不过千万双眼睛,那怕触犯一点点,也要撤职査办挨批斗,重则就是步刘张后尘。所以官风清廉,就小出纳会计,为-分钱合不拢账,熬更守夜也要翻找出来。哪象现在,假账糊涂账比比皆是,无人监管。就是有真凭实据的贪污,在规定的起线下不算犯罪,且这起线又不断往上移动,带动着众多不是犯罪的贪污犯步步跟进。大的贪污犯甚至成为一种政治筹码,圈内的,连护带捂,圈外的,以此作突破口,顺势好牵出一串蚂蚱来,统统消灭。
  
  在文革中,毛对所谓的走资派虽然釆取了些非常规措施,但他仍以教育为主,说不能一棍子打死,并没打算赶尽杀绝。如邓的几起几落,证明毛还是胸襟宽阔的。不然岂有他反攻倒算的机会。至于说刘少奇丶贺龙等是被迫害致死,这都是仇家之说,真实情况一般人无从知晓。
  
  文革,有人说是毛搞的个人崇拜,是造神运动。其实毛是个唯物主义者,他本人并不信神,他信的是人民,他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毛泽东在他威望极高之时,多次强调他不是神,在林彪奉承他的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时候,就进行了反驳,还说爬得越高会跌的越重。毛泽东当时之威望,是他的雄材大略和过人胆识赢得了人民的高度信任和爱戴。说毛搞个人崇拜,那么毛在他有生之年,除两次出访苏联外,没去过任何国家,不会也不可能去外国搞崇拜。但在他的图书室内,接见过许多外国首脑,甚至尼克松丶基辛格丶田中角荣等世界风云人物。从这些人的回忆录中,无不对毛大加赞赏。毛泽东刚闭上眼睛,有人就急切切反攻倒算,也证明毛不是神。后来者哪个没搞个人崇拜?-上台就唯我独尊,首先就是要求要与党保持高度一致,要紧密团结在XX为核心的周围。什么歪理邪说都尊为理论主义思想,你不接受就强行灌输洗脑,犹如逼迫俘虏签字画押,投敌叛国。这些神们,在人们心目中成了凶神恶煞。这些神们,一年多数时候在外求仙访道,送礼买单,攀亲结缘,结果老朋友远我而去,新朋友各怀鬼胎,甚至昔日之友成了今日之敌。在外国眼中,神是傻瓜龙是虫。如今的神们,明明是在复辟封建专制的官僚资本主义,确偏打着改革的旗号,明明是数典忘祖的不忠之徒,仍然要披着共产党的社会主义社会这张皮。明明是卖国求荣,却说是对外开放。说改革,毛泽东才是真正的改革家,他敢于打破一个旧世界,建立了一个新世界。
  
  毛泽东走了,文化大革命结束了,他的成果功绩被全盘否定了,人民又作奴隶了。今天,有人对文革念念不忘,有人对文革恨之入骨。念念不忘的是人们追求自由丶民主丶平等的天性使然。但文革最终未确立起行之有效的民主法律制度,因而也就未终结一党独裁和个人专制,因而也就给野心家丶阴谋家丶复仇者有空可钻。这是文革归于失败的致命弱点。毛泽东声言要走出历史怪圈,但他终未能跨出这一步,这也许是他伟大的一生的瑕疵吧。恨之入骨者当然是当年受到压制打击的,早年投入革命阵营企图捞取好处而未果的和过去以社会主义为敌的机会主义者和官僚资本主义者,这些人目前大权在握,不可一世,目空-切,唯独害怕文革,竟管己过去三十余年,-提起他们仍胆战心惊。因为文革对他们来说是十分惨烈的一幕,且现在有更多的人想重温文革旧梦。
  
  然而,这梦是温不得的,原因有二:首先,就目下而言,没有哪个人有毛泽东的雄材大略,能收放自如。没有哪个有毛泽东那样的胸怀坦荡,说不定象清政府对待义和团一样,先利用,后剿杀。一但失控,将不堪收拾,结果再被那些人反扑,恐怕许多人将作为乱臣贼子被清理出阳间。从重庆事件中看,薄最多算名干将,没有舵手之才。习态度暧昧,属于不粘锅式的逍遥派,且老气横秋,是平稳过渡之人物。太子党内,难免有许多只不过拿它当凶器去争权夺利。其次,文革的确有许多缺陷,如前所说,如照搬照套,依样画葫芦,则民主政治依然遥遥无期,就是培育出点民主弱苗,也长不成参天大树,最后仍归于失败。
  
  在此借用温的话而不用其意,就是人民要觉醒起来,团结一致地彻底拋弃这个不可救药的腐朽没落集团,进行民主革命,建立民主政治的国家。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7 深圳市本港台现场报码暖通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北京西路30号    电话:400-0287777 传真:0716-8501111  QQ:1150512222
本港台现场报码